2015年,是百感交集的一年。

年头我失去了我的外公。从送急诊到他离开,数天时间尝尽悲哀无奈,到了最后还是回天乏术。这是我成年之后失去的至亲的人,用了很长时间才接受这个事实,现在想起还是痛心难当。然而我再怎么难过,也比不上和他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外婆。老伴老伴老来相伴,如今只剩形只影单。我不太敢在她面前提起外公,怕惹她伤感,她每次想起都泪流满面。很多时候会躲在房间里哭,沉甸甸的感情,压抑在心底总是要有宣泄的时候。自从外公离世之后,外婆很多时间和我们住在一起。她总是怕麻烦我们,每次都要我和Bear强调是我们要她陪着的才肯多呆几天。我知道我们无法替代外公,但子孙们的陪伴总是聊胜于无吧。

年中,二伯也走了。走得很突然,没有征兆,送到医院人已经去了。这也是从小看我长大的长辈。至此,已经不太会流泪了,只是心里始终闷得慌。

一月去了墨西哥避寒,四月头带着第一次来美的姨丈去了华盛顿赏樱,四月底去了日本,两个星期后回中国,在国内呆了一个月,中途去了几天北京。日本的旅程很圆满,特别是看到了百年紫藤,如梦似幻,是这次旅途的亮点。越发喜爱这个国家,无论是人文景观还是美食购物。临走前开始感冒咳嗽,回国后更加严重,日夜咳不停歇,药石无用。中途去了几天北京,恰逢近40度酷暑,除了草草地看了看天安门和故宫,其他时候都在酒店里苟延残喘。在北京比在任何地方都水土不服。带着满满的遗憾离开,长城、颐和园、后海……只能以后有缘再见了。

回美后不到一个月Bear的爸爸生病了,他赶回去没几天,我发现我怀孕了。我们一直想要二胎一直不如愿。忽然,她就降临了,有种不真实感。和上次怀包子的时候一样忐忑地过了孕早期,现在已经进入孕后期了。这几个月坦白说挺不容易的,高龄产妇了,无论身体和精神上都不如前几年,各种不适各种疼痛各种睡不好。加上妊娠糖尿病和医生顾虑我会再次早产的关系,每天都要打针,区别只是部位不同而已。现在就希望小妞儿顺顺利利地呆到三月中旬再出来吧。

包包今年生病的时间比往年长,特别是在日本感冒之后在中国又被传染了,一直断断续续流鼻涕直到回来美国才好,也可能是空气污染导致的过敏现象。孩子长高了很多。爱玩,比去年更愿意和别的孩子一起玩了,就是不管怎么样还是要扯上爸爸或妈妈在旁边陪着。有时候会有出点小鬼主意,比如用苍蝇引开我妈的注意力然后去拿她的iPad或者是故意说沙发底下有东西够不着,Bear一俯下身来他就爬上去骑马之类的。我知道怀孕之后,就下定决心给他戒了母乳。过程没有我想象中地艰难,他也很配合,两三天之后就成功戒了。三年哺乳,这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旅程,谢谢你,我的孩子。之后又顺利地学会了自己如厕,仍然没让我们操什么心,就好像时间到了,他自然就心领神会了。

孕期里,感谢老公的悉心照顾。Bear几乎包揽了全部的家务,我每天都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颓废日子,偶尔扫个地扔几件衣服去洗衣机再做个蛋糕什么的。就这样,竟然也没囤多少肉,可能还是和妊娠糖尿病需要控糖控淀粉摄取量有关。即将有个小情人的熊有时候还会犯犯花痴和我说“你好cute啊”“好卡哇咿啊”。我就当沾女儿的光了。

当然还是会有争执的时候,但是和那么多的天灾人祸比起来,这些算什么呢?吐吐槽就过去了。我现在的新年愿望已经变得很简单,就是身体健康,出入平安。

其他嘛,烘培烹饪手帐化妆保养一样都没有拉下,感觉这些其实都是工多艺熟,长时间不碰肯定会手生。希望新的一年进步更多。

现在正在波士顿跨年,so far so good。不多说了。睡觉,精精神神地迎接2016第一天!祝愿大家新年快乐,万事合心顺意!